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将LIST里的歌曲轮了一遍……

2010.01.25 *Mon
喜欢的东西总是有很多,但真正喜爱的东西却很少。
最近几天好不容易闲了下来,却发现自己是打从心底里讨厌这样的生活。
空荡荡的没有安全感。
有很多事情等待着去做,却不以任何借口将其拖延。
这样的自己,才是世界上最令我憎恶的一面。
或许一个人就是由两个极端组成的。
极端的喜爱的那一面的自己,加上极端憎恶的那一面的自己。
于是大多数的时候,我就在这样的夜晚,和最讨厌的那一面交流心得。
然后燃起新一轮的厌恶感,直至生命的尽头……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 6
TRACKBACK : 1
CATEGRY : 白话残念

2009.01.15 *Thu
“今天早上八点,基地集合。GIN”看到此信息的苦艾酒顺手玩弄起了她的长发。如果要说实话,她不得不承认,她讨厌干部集会,讨厌看到那些色的制服,讨厌看到琴酒,也讨厌只能被组织束缚的自己。说到底,其实她是因为恐惧,所以无法逃离。
不过,她笑了笑,那是作为演员最为得意的技巧,永远不会露出,最真实的内心。不过,究竟是为什么突然召集在美国的干部呢?她对这一点,认真的思考着。
相比这一边的苦思冥想,另一边的清川信到显得十足的悠闲。虽然同样接到了琴酒的短信,不过,他倒是十分潇洒地随意用借口搪塞了过去,一个人到户外散步去了。而对此行为,琴酒竟也没有阻止。
因此,一身便服的他,悠然地出现在了纽约的街头。

“今天的干部会议,是为了介绍一名新进干部,以后将直接参与对叛徒的追缴行动。代号为RUM。你们手边的资料就是所有关于他的数据,以上是今天集会的主要目的。”一句话交代完后,琴酒便别过头,俨然一副欣赏窗外风景的模样。
虽然他摆出交代完毕和我无关的样子,还是不能躲避随之而来的询问。
“既然是干部之一,为什么不出来露脸?”率先发问的,永远是那位挑剔又任性的苦艾酒。
“因为还有事需要处理,所以今次他不能出现。”
“哼,这孩子架子还挺大的嘛。是不是,卡尔瓦多斯?琴酒,你确定了么,这孩子拥有不寻常的能力的事情。不要到关键时候才发现,他不过是清川博士出产的瑕疵品罢了。”
“对于他的数据的记录,是得到了认可的。”
“叛徒的话,我可不会选择轻易地相信的。还是亲眼见过,才能安心。”
“那么,就给你个亲眼证实的机会好了。从今天开始,清川信和你一起行动。这个建议,已经得到了那个人的准许。你的神秘主义,就由你自己来贯彻好了。还有问题,请一并提出。”
“老大,关于他的基本训练的指导,由谁来进行?”
“让基安蒂来做吧。她的专长适合他的工作。苦艾,他的生活方面就由你来安排了。我还有一只长着獠牙的野犬等待去驯化,没事的话,今天就到这里了。伏特加,等下把RUM送到苦艾那里去吧。”

有激烈的争执存在,也就会有平和的存在。
那边激烈的,或许还带着些剑拔弩张的气氛,完全无法破坏清川信的好心情。因为他的超能力,并不包括千里窃听或是心理感应之类的功能。现在的他,面对着全然新鲜的事物,表现的正如这个年龄该有的模样。鲜活的气息,充满了他的整个世界。
自由女神像,金门大桥,时代广场……一系列只在书本中见到过的名字,开始以生动的形象填补他记忆的空缺。
一切都是这么的美好。即使光的另一面,总会有暗的存在。哪怕终有一天他会沉入那样的暗世界,现时的清晰景象也依然会提醒他,曾经有那么一刻,他在光的沐浴中,享受到了温暖。
那样,也就足够了。他就不算白白浪费了这一次的生命。
COMMENT : 0
TRACKBACK : 0

2009.01.15 *Thu
“伏特加,可以去做准备了。去迎接我们的,下一个成员。”说完,琴酒点燃了一支烟,在他的爱车保时捷中缓缓吐出云烟。虽然说话的时候他的嘴角牵起了一个不错的弧度,但在这样透着寒意的笑容背后,谁都能感受到它的不平常。
“是,老大。”一旁的戴着墨镜,矮胖身材的人恭敬地回答着。
伏特加和琴酒,都是烈酒中的典型。就如同这两人的本质,让人体会到辛辣的滋味。

转鼓式弹仓里已经装备好了子弹,伴随着机械的转动声,琴酒低语着。
“感谢你培养了一个好儿子,那个人也很中意他的超能力。那么,我们该说再见了,叛徒。”
最后一个音节蹦出的刹那,子弹随即射入了不远处的人的太阳穴。一点挣扎也没有,那个人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就被永远地埋在了暗之中。永远。
“伏特加,去第一实验室,把那个孩子带来吧。”

血,在室内蔓延着,空气里也被血腥的因子填充至饱和。倒在那里的,是曾经执着于超能力研究与开发的清川博士。说是曾经,不过是因为,他的生命在不久之前,正式和这个世界告别了。他留下的,只有他疯狂的实验的唯一幸存者,也就是他的儿子。
被孤单的留下来的,清川信。
冰冷冷的,不为父亲的死所惊惧的,无情的工具。这也是他们组织需要的,只有这样无欲无求,甚至连恨意也不会起的人,才是绝对效忠与他们的。而不会走上这个充满野心的研究者的后路。毕竟,要对付一个有自觉反抗意识的超能力拥有者,会付出他们不希望的代价,或许连整个组织都毁灭也无法令他死去。
一个,不多也不少,恰是需要的数量。

“小鬼,从今天开始,你就得跟着我们行动了。那个人说,由我来安置你,所以,你别指望逃跑了,不然,你的下场就和你的父亲一样了。”将枪丢给一旁的伏特加后,琴酒又点上一支雪茄,嘴边又一次掀起了危险的笑容。“我对处理叛徒可是很有兴趣的,尤其是他们在绝望之中挣扎求饶的模样,以及他们必死无疑的结局。”眼眸中透出的冷光,正是饥饿的野兽面对猎物时,一闪而逝的精光。
“你们需要我做什么?果然是在觊觎我的能力吗?就像那个疯狂的研究者对我所做的一样?”
“老大说要做什么,有你反抗的余地么,臭小鬼。你只要乖乖地按照吩咐去做就行了,问那么多干嘛!”发动了保时捷的引却因另外两人的停留而无法离开的伏特加不耐烦地对清川发起了牢骚。
可一直戴着帽子的琴酒却丝毫不在意这一系列的问题,反倒是相当细心地一一做出了回复。
“老实说,我们不打算继续进行你父亲那毫无意义的研究,我们的目标就是你。如果说的更准确点的话,就是你所拥有的能力——据说是消除记忆的能力吧。虽然没有多少实战的用途,不过对于组织情报的外泄的控制,还是能有一定作用的。这样明确的告诉你了,应该不会再有疑问了吧。时间有限,我们回去吧,伏特加。”
他用低沉平稳的声音,叙述的内容却充斥着威胁与坚定。这是清川信有生一来,第一次听到的来自外界的声音。在那个光亮得过分的实验室里,每天听到的都是经过机械加工后传来的那个所谓的父亲的声音。因此,在这样的声调深入他的耳膜时,也深入了他的内心。就好比,初生的雏儿将第一个遇见的生物归为自己的母亲一般。
清川信清秀的脸上,终于展露了一丝微笑。“反正我没有了容身之处,由你们这些杀人凶手提供住宿也省了我一番工夫。时间这东西我有的是,陪着你们游戏也无妨。”这笑容没有掺杂任何的嘲讽成分,而是浸透了孩子好奇之心的本质。
“据资料上显示,你的智商也达到了相当的水准。就祝你玩得愉快了。”这是他们那一天,最后的道别语。

这时,清川信仅仅12岁,琴酒也不过才二十出头。彼此之间,都还只是相似至极的年轻派。而另一方面,工藤新一也只是帝丹小学的一名学生,和他的青梅竹马毛利兰嬉闹,偶尔展露出他不俗的推理才华。
故事,不过才刚刚开始。
COMMENT : 0
TRACKBACK : 0

[草字五月活动]ENDLESS

2009.01.15 *Thu

她现在只要一抬起头,就能看见富士山的秀美。
富士山,Fujiyama,日本本州岛的中南部。这些被她的手指抚摩过千百次的文字,像奔腾的江水一般欢快地在脑中徜徉。
她知道在樱花飘落的时候仰视富士山很美,她知道山上有那一段终年不化的冰层,她甚至知道很多的少女对这座山抱有的多重幻想。因为她就是那广博大海里的一浪。


她曾经看过一本书,里面提到了关于人类梦境的神秘巧合与猜测。
部分人表明在他的梦中经常出现类似山洞一样的场景。更有调查显示,很多人在死前都梦到了一座山洞,而自己则是一位窥探者。
不论这表述与洞那样的存在有多么的贴近,她只是突然发觉,她的梦境里一直出现一座山,有着终年不化的冰雪,有着飘舞的樱花花瓣。
所以她才会向往着日本,来看她朝思暮想的富士山。


她踏上日本国土的时候,正是春天的最佳代表,三月。樱花和富士山,和梦境里一模一样。
顺便一说,对于这种类似神话故事里的预言梦这档子事,她身边的人并没有几个当真的,都只当作她看图片看得入迷而已。人们多数情况下是不会相信理性以外的事实的,所以她不曾解释过究竟是她先梦见了富士山,还是富士山的图片先找到了她。
这对处于青春期的少女而言是很美妙的。自己先梦见了山,一座像是自己为了它而诞生的山。


人们都以为她被惊呆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像个没有见过大山的淳朴孩童。不排除她的表情里包含了惊诧的意味,可是更多的是一种欣喜,熟稔的欣喜。微笑看着她的很多人都忽略了这更深一层的意味,不过还是有人捕捉了下来。
咔嚓,那是照相机的快门按下的声音。这个声音在周围的切切私语声中显得格外突出,也成功地将她拉回了现实。
“啊,真抱歉,未经你的同意就拍了一张照片,真的很不好意思。不过照片很有趣,是很好的表情呢。”说到这里他笑了笑,如沐春风的感觉笼罩了她。“先自我介绍下好了,我叫Fuji,你呢?”
“Lee。”这是她下意识吐出的音符,并不是她真实的姓名。她还处在一种对于巧合的感慨中,Fuji和Fujiyama像是存在一种命定关系的具体。


“听你的名字应该是外国人吧?同样是黄色人种,是中国的?”
“恩。”
“作为对未经同意擅自拍照歉意的表达,我来做你的导游好了。”
“嗳?”
“没关系啦,作为摄影爱好者的我也是来这里取景的,正好可以向你介绍绝佳的景点呢!”
“好……好吧。”
在这样一场相识中,永远都是他占着主导。纵使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对方的确切姓名,即使中途离开也无妨。


他说他是京都大学的学生,是个摄影爱好者,是个学了小提琴四年,喜欢网球却不喜欢篮球和足球的人。但就表面上看,除了摄影其他信息都只是单纯的待定。不过很奇妙的是她愿意相信他,可能仅仅是出于对Fuji的无条件亲切信任感。
他长得很清秀,给人那种略显孤单的感觉,就像远处看富士山的蓝白相间的孤独,却和他的积极谈话不相协调,是不登对的组合。他总是笑着,很细心地为你张罗。当她发觉自己正细数着他透露出来的优缺点时,Fuji已经拍下了许多她的沉思镜头。似乎从相遇之初,她就经常陷入一副呆楞的模样。
用指尖轻点了点她的眉心,唤回她的思绪。
他没有发觉,这样的动作很亲密,从旁观者的角度说,这就像是情侣间才会发生的互动情节。她也不曾明白,当男生将女生当作特定的拍摄目标时,里面包含了名为好感的化学成分。


在富士山的脚下,他说他请客吃拉面,便拽着她的手开始在还留着寒冷因子的街市穿梭。那一只手很温暖,正好弥补了她这一只手残留的低温。等他们在一家面积不大的小店门前停下脚步时,她才发觉对那样的温暖产生了眷恋,依依不舍。
捧着有鲜明凹凸感的盛着拉面的晚来取暖,却怎么也找不回刚才遗失的那一短暂的美好。
“Lee,拉面要趁热吃,才能感受到它的美妙所在啊!”
那是不是只有将离未离,将近未近的距离才是近日点呢?她暗自想到,但没有进行深入的思考。她也按着他的样,享受着正宗的风味拉面。当最后一滴汤汁下肚之后,她发现他一直看着她,一脸笑意。
“Fuji……?”
“Lee,我猜你现在想的,应该是再来一碗吧,对不对?”
他没有透露出,他为什么可以轻易猜出她的想法,就像她也在掩盖,她所发掘的一丝丝不明的情愫。


所有的相遇终需有一别,不管你是否对天发誓过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他问她需不需要把冲洗后的照片给她。
她给了他一个不着边际的回答。她说她会在日本停留一个月。
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Fuji要从这一边回京都,而她则是从另一边出发去往东京。
在目送Fuji渐行渐远的过程中,她突然有种冲动,想朝着他走去的方向追逐。不过理智禁锢起了她,明确向她发出了警告。
[请记得我。]这几个字符吐不出来,像是按下了消音键。留给她的,是一串依稀可见的鞋印构成的旋律。


她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天天都会出现在富士山下,只是呆呆地看着它,眼神里传达的是好比亲人相见的情感。樱花绽放它桃红色的脸,而她对着它们的笑掩藏着些许落寞。
一天又一天地,她最终没有机会再次邂逅他。第三十天的时候,她在散发着清新香气的泥土上,用小石子刻下了ENDLESS这个词,看着它不多久就被樱花花瓣所遮盖。
之后她离开了。


病床上的人是在四月里明媚的阳光的呼喊下张开眼的,她已经昏睡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从房间外的姓名栏上可以清楚地知道她的名字。在她的床头,放着一本富士山的相册。
她做了个悠长的梦,梦中有她喜爱的富士山,伴随着迎风起舞的樱花花瓣,还有一个叫做Fuji的青年,那样的笑容那样的气质,就像是Fujiyama幻化而成的。
可是她很想哭,很想,很想。
梦里,不知身是客。

十一
樱花来年会再次生长,而梦境与现实,永远只会是交错却不重合的时空。
再见,Fujiyama。
再见,Fuji。
再见,一段终止在起点的萌动。
さようなら

--FIN--
COMMENT : 0
TRACKBACK : 0

第九回 人不失忆枉少年

2009.01.15 *Thu
“啊,疼疼疼……”她一醒来,发现只要有些许的轻微动作,大脑皮层深处就一直发送来疼痛的讯号。如果不是她的记忆出了差错的话,为什么一觉睡到自然醒的后果,会是好比大战几场后的肌肉酸痛?
不,四下里目视了一番后,她很确信,这白得这么自然简洁的地方,除了医院,应该是不会有第二个选项了。可问题是,她为什么会在这里?一开始进行更进一步的回想,她就觉得所有的细胞在对着她叫嚣,抗议她的超负荷运转。
超负荷?等等,这些在她的脑袋里一闪而逝的画面是什么?这可不是她有意识地去发掘的东西啊!
不过,记忆就像仅仅留存下5%的拼图,她什么也拼凑不完全。大脑紊乱的就像太平洋上的台风,要强烈地摧毁一切事物!

轻微的声音,是大门被打开的见证。迎面走来的是一对年纪较轻的夫妇,外加一个长得和蔼到极致的医生,笑得让她想念起了KFC里的冰淇淋,滑而不腻,她的最爱!
可是,为什么她只记得KFC?按照常理而言,走进来的人不可能和她没关系吧?就夫妇的年龄看来,倒是挺像叔叔阿姨这辈的,但并不能完全否认是亲生父母的可能性。不成,即使她的脑袋现在高速分析着,可她面临的依旧是滑铁卢级别的失败!
对了,虽然她不记得究竟是什么海啸在爆发,但是,套用人类的本能,她至少可以问一句。
“请问,你们是谁?”
一阵难以避免的沉默。不不,我们应该老实地承认,这句绝对不只是穿越必备,日常生活里面,也可以适当运用以调剂我们日渐空虚的心灵。可惜,现在可不是个好时刻。

尽管在下定决心推开房门之前,医生已经给SOYAKITO的父母打了一剂强心针,郑重表明由于该患者摔落时着地部位的关系,很有可能对大脑,包括记忆系统带来潜在的威胁,可还是严重地超出了他们的预计。现在呈现在他们面前的严酷现实是,记忆完全丧失的女儿。更不用说那光用眼就可以看得见的脚伤,这个孩子,以后该怎么办呢?
如果现实允许的话,宫口夫人真像就这样趴在女儿的身边,好好地为她所经历的悲伤痛哭一场。可是,她的女儿不记得了以前的事情,不明白曾经无忧又甜蜜的生活,她又怎么能残忍地逼迫她以一片空白去接受往昔?因此,她极力地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轻轻地握住KITO的手,有节奏地抚摩着女儿的头发。
“鹤子,别害怕,我是妈妈。爸爸就在那边。想不起来就算了,别担心,也别着急。反正,以妈妈的经验来说,我童年的记忆也都忘记得干干净净了。但是,你看,妈妈不是依旧很快乐么。所以,以后就由爸爸和妈妈一起来为你制造新的记忆吧。不过,这次可不要再忘记了哦。”虽然可以听得出话语中刻意地调动气氛的用意,但对一时半刻还得继续躺在病床上的鹤子,好吧,至少是目前她得知的名字,还是很受用的。这番话就足以证明,她的父母是多么的疼爱她。那是满满的爱意。
这给了她一种错觉,即便以后再也找不回那段缺失的记忆,也无需担心。

“爸爸,妈妈……”像是在咀嚼刚消化下去的信息,鹤子慢速又轻声地吐出这几个字。一旁离她稍远的爸爸也走上前来,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着对她说,“别担心,鹤子。”
她听到这里,不由得扬起笑容,回答道:“恩!”
所以说,KITO,你这孩子就是失忆了也是你爹娘的女儿!这傻呆呆的样子不管走到哪里也不会变!

安抚完了这边的宫口鹤子小朋友,宫口夫妇却没有表现出一丁点的安心。所有的事都乱到一团糟,他们的家庭议程表里,现在满当当的排满了女儿,工作调动……以及那一群女儿的玩伴。
现在这种情况下,不能再让幸村等人到医院去看望鹤子了,一则是现下的鹤子,压根就不认识他们,这对他们而言,必然是个不小的打击。其二就是,不能否认,小朋友纵然可以帮助他们的女儿试着恢复记忆,但是如果不成功的话,却会重重地刺伤鹤子的心,让她变得烦躁。这样的可能性,是他们为人父母者无法接受的。先在住院期间阻断这些孩子与鹤子的联系,等再过几天,就一家人转去东京吧。
记忆事小,而脚踝部的伤却是持续性的,可能会影响孩子的日后生活。
反正,童年时期离开某个地方后,关于那里的记忆,也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忘却。就当是这样的忘却,提早地来到了。

因此,在接下来的一星期中,剩下的四个小伙伴中,没有一个成功地突破了KITO妈妈的包围网,全都被堵在了医院外面。等KITO爸爸的工作调动正式任命下来后,一家人迅速撤离了神奈川,就像是在逃脱社会的追击!悄悄溜走成功地躲过了数据二人组的360度探测,KITO妈妈你果然好强悍!
不过,虽然一直冷面拒绝小伙伴的热情探望请求,KITO妈妈还是好心地为一群蒙在鼓里的小孩子们留下了一张解答万难的亲笔信,希望能够让他们理解。可是,粗心的小KITO既没有掩住门,也没有关好窗,唯一的线索就这么在风的领导下参与了伟大的免费旅行。
成功地赐予了幸村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这一天,正好是KITO的八岁生日。可是,她作为KITO的生活在此结束,而成为宫口鹤子这样的存在,正式开始了。
COMMENT : 0
TRACKBACK : 0
CATEGRY : 春与神奈川

プロフィール

清风一笑/Joanna

Author:清风一笑/Joanna
上图来自北条玲真幸篇王者。无条件爱细致风,无差别素色爱。

对于我们人类而言,大多数的离别,都发生在年轻的时候。

主控813即京乐春水X浮竹十四郎,次爱无对应项BG向(限BLEACH)

同时网球王子爱好者,SKIP BEAT追控者以及万年败家同人爱好者。

眼镜控,大叔控,声音控。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FC2カウンター



Copyright © 楼兰旖旎梦 All Rights Reserved.
Images from ふるるか Designed by サリイ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